我为群众办实事晚托班不报了写作业也不愁了!课后延时服务解决家

 

  放学后,宝山区罗南中心校两个校区的校园里依然欢声笑语,热闹非凡。足球场上,队员们截球过人,频频射门;围棋教室里,孩子们认真学习,专注对弈;美术社团上,孩子们拿起画笔尽情作画……

  今年,“全面开展公办小学学生课后服务”列入上海市为民办实事项目,家长苦恼多年的“三点半难题”得到解决。作业校内完成,爸爸妈妈下班后来接,这样的“学校带娃”到底怎么样?记者走进宝山区罗南中心校切身感受到这项暖心服务。

  手机时间显示5:20,家长王女士笃悠悠地在路边停好车,走到校门口,朝着校园里望去。“跟儿子约好了5:30左右来接他。不过他可能在教室里写作业,或者看书呢,又不舍得回家了。”

  而以前,接孩子放学是王女士一家面临的最大难题。“1-2年级的时候,是爷爷接送。但后来爷爷身体不太好,不能接送了。”王女士每天五点下班,最快到学校也要将近5:30。“孩子3:30放学,到5:30这两个小时去哪里,特别发愁。”“本来想送去机构晚托班,但考察了下氛围不太好,收费也不低。”王女士的儿子戴仁泽非常懂事,他和妈妈说:“没关系,我可以在校园门口等你,有保安叔叔很安全。”

  跟记者回忆起当时只有三年级的儿子说得这句话时,王女士眼圈红了。整个三年级,戴仁泽都是孤单单地留在学校,教室关门后,就在校门口等妈妈。“我能想到孩子有多可怜,尤其是看着同学们陆续都被接走了。天气不好时,我的心就揪在一起,怕孩子冷,怕淋雨,但又没办法。”五点钟下班,王女士急匆匆往学校赶,她说总想着早一分钟到学校,孩子就少等一分钟。

  “儿子几乎没抱怨过,还很乐观地说,他在学校没事做可以帮其他同学打扫卫生,天天打扫都行。”孩子越懂事,家长的心里越难过。所以当这个学期学校推出课后服务时,王女士立刻就和班主任报了名。

  正聊着,背着书的戴仁泽出现了。个头高高的,戴着眼镜,看到妈妈后,他一路小跑到妈妈身边。“妈妈,我今天参加的是篆刻社团活动,结束之后我还写了会儿作业。”戴仁泽告诉记者,他特别喜欢现在的课后服务,让他不用发愁自己去哪儿了,妈妈什么时候来接了。“我还想妈妈再晚点接我来,6点钟最好!”

  罗南中心校地处美兰湖地区,周边居民区很多,两个校区在校生有1800多人。“我们学校有三分之二的家长是新上海人,对课后服务的需求十分旺盛。”校长姜建锋告诉劳动报记者,学校春季开学落实市教委及区教育局要求,本着“愿托尽托,愿留尽留”的服务宗旨,坚持课后服务“不设门槛,不定时间,灵活进出”。

  “我们有各种各样的社团活动,几乎全校所有学生都可以根据自身意愿,选择合适时段和喜欢的项目。”姜校长说,学校联合校内外资源,考虑到学生个人需求,将服务分为三个时段开展。

  据了解,在15:30至16:00这个时间段内,学生除了参加家长志愿者来校上的“家长微课”外,还可自主选择参加 “小荷快乐30分活动”。快乐30分活动设“艺术空间、语言积累、思维逻辑、运动磁场”4个主题,无论是快乐涂鸦、妙笔生花、生活探秘,还是书海遨游、国学诵读、能说会道、纸牌对战、棋行天下,或是打篮球、踩高跷、滚铁环、绳毽跳踢都让孩子们乐此不疲。在快乐30分时段,全校1829名学生全部参与。

  16:00至17:30,有480位同学可以参加篮球、足球、篆刻等社团活动。家长还没来接,怎么办?课后服务一直到18:00。“我们组织晚托辅导,学生进行自主学习,由教师志愿者负责管理,进一步缓解双职工家庭按时接孩子放学难的问题。目前,这一时间段有需求的约50人。”姜校长说。

  事实上,“3点半难题”已经困扰家长多年,今年上海在本市所有公办小学全面铺开课后服务。不设门槛,不要学生愿意留校,都可以参加。在这段时间内,学生不仅可以参加多样的社团活动,还能培养良好的作业习惯,极大地缓解家庭接孩子放学难和辅导作业难的问题。

  “我们老人作业辅导不来,也不懂,管不住孩子。孩子到家里就看电视,等他爸妈回来再写,就要弄到晚上很晚了。”等着接孙子放学的刘老伯说。“现在作业在学校差不多就能写完,还有老师辅导,挺好!这是政府和学校给咱老百姓干了件大实事!”

  “我以前在晚托机构里写作业,可是一个教室里有不同学校不同班级的孩子,秩序很差,环境也不好。”五年级的张成浩同学正在教室里写着英语作业。“我家里妹妹在上幼儿园,在家写作业她会给我捣乱,学校里安静又有老师辅导,特别好。”

  罗南中心校副校长蔡珠萍告诉劳动报记者,需要晚托到6点钟的学生人数在逐步上涨。“有不少是家长退掉了晚托机构,还有一部分不是无人接送,而是无人辅导作业。”

  晚托班不报了,写作业不愁了,家长都点赞。但晚托到18:00人数增加,“灵活进出”等都给学校管理带来了一些难题。“我们目前是安排全校老师轮流值班,对住得远、家里孩子小的老师照顾下,次数少一些。”记者了解到,区教育局和学校给参与晚托服务的老师一定绩效倾斜,但也只能是杯水车薪。

  “老师们说实话不为了钱,是真的愿意为孩子们牺牲和服务。但如果晚托人数更多也确实是个新的挑战。”蔡珠萍说。

  戴仁泽的笑脸一直在记者脑海里浮现。他和他妈妈都不必再为放学后的那段空档时间忧虑了,他可以开开心心地在操场上奔跑,在社团里参加活动,在教室里安心写作业,而他的妈妈也可以安心工作。

  但记者也看到有些家长早早地来了,坐在校门口玩手机,等到晚托结束。将看护和辅导作业的任务交给学校和老师,家长轻松了,老师压力更大了。在记者看来,课后延时服务是为确有接送困难的家庭提供的托底服务,学校看护力量有限,靠老师轮班不是长久之计。一方面家长要理性选择课后服务,另一方面学校和教育局也要不断完善课后服务保障机制,可以引入更多社会力量,提供安全高质量的照顾,缓解教师压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