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州从化有个宋代古村拥有千年历史被称从化第一村

 

  最近搬到广州黄埔区知识城暂住,附近的地方已经被我们当宝藏地探索得差不多了,没地方可去感觉有些无聊,想着知识城离从化距离那么近,何不到从化看看?

  说干就干。在网上搜索从化有特色的旅游地,不小心翻到个木棉村,据说木棉村是从化第一大村,而且还是座宋朝古村,似乎有些意思。

  从知识城自驾到木棉古村,大概18公里左右,约花费半小时左右。进入从化区后还看到地铁站,搜索了一下,广州地铁竟然已经开通到从化了,交通确实是越来越方便了。

  导航到木棉村,先经过流溪河,没多远就看到路边有一些古房子,想必就是木棉村了。一进村,果然就是。

  村子没有专门的停车场,又或许是我们没有找到停车场。于是就停靠在村子的马路边,好在道路宽敞,也不影响其它车通行。

  木棉村始建于宋代,7000人里面就有5000人姓谢,后来又有陈、李、梁姓混居,因为紧邻广州人的母亲河:流溪河,古时曾是交通要道。得益于水路交通发达,从龟咀古码头可至广州及珠三角各地,这里曾是广州最繁忙的码头之一。

  也正因此,明清时期来木棉村定居的人越来越多,而且富户很多,最终沦为从化第一人口大村,为了维护木棉村治安,村子外围以水塘环绕,村外还有东阁、西阁、南阁和北阁四座门楼,中有2座4层高炮楼,村中古巷多条,四通八达。据不完全统计,村里现存的明清古屋大约有6-700座,不过,大都年久失修。

  我们初进村时有些小小的失望,因为眼见古房仅几排,想进到村子中心去看看,无奈杂草与危房并存,令人进退不能。

  村子南北两头有祠堂和书屋数座,尤以谢氏大宗祠最为壮观,可能与谢氏为木棉村大姓有关。民国时期,木棉村曾出一位大人物谢瀛洲,曾任民国最高法院院长,至今,村里还保留有他的故居。

  据说,木棉村的这些老房子,在1990年左右村民就已经搬了出去住进了新屋。30多年过去了,那些老屋能够保存到现在也算是奇迹。有些巷子拍照特别好看,虽然它们已经有了岁月的痕迹,但正是这种痕迹,让古屋、古巷有了更深刻的味道,也更像一壶酒,越品越有滋味了。

  在村子里沿着胡同行走,也不管什么路线不路线,反正走到哪儿是哪儿。经过了武略第,又走过了进士第,书屋里看看,祠堂里窜窜,随心又随意。无意走到一条古巷,看到一棵上百年的古榕树已经与围墙融为一体,工人正忙乎着施工、修复。看来,木棉村是想要大干一场的,这些老屋虽然已经没有人居住,但它们始终是木棉村的根与过往。

  木棉村家家户户都种植荔枝,明清时期,物以稀为贵,荔枝树为村民带来了良好的收益,现在,因为荔枝在从化甚至广州大为常见,便不再那么稀奇了。

  绕着古屋走了一圈,竟然看到村里还有舞狮队正在广场排练,虽然不甚专业,但春节烘托气氛可是一流的。

  从唐代起,木棉村有元宵节上灯仪式,也不知道这些传统还有吗?如果有,元宵节还可以再来村一次见识一番。

  一圈逛下来,似乎也没花多长时间,只能绕着村子的外围走,外面的房子都是经过修复的,里面的房子杂草快长到与房齐高。用无人机航拍,竟然发现村子很大,走过的地方仅只是古村的冰山一角。

  不远处的流溪河如一条白练向远方延伸。现在的木棉村,没有了河上渔船忙,也不见码头乱,更不见村里人声嘈杂。而是一片岁月静好的模样。

  我只能像无数人一样,在它青砖黛瓦的外表下,想象百年前木棉花开,渔夫在流溪河荡着双桨抛洒渔网的身姿,以及书屋里传出的朗朗读书声。

  共公交通:乘坐地铁14号线支线至新和站A出口下车,转乘从5路长线公里到木棉村